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骏龙的博客

我回来了

 
 
 

日志

 
 

公民提名”违宪  

2014-04-20 23:0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莫树联昨日在港台节目《香港家书》中表示,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由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目的是保持及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莫树联又表明“公民提名”是违宪。

\

  图:莫树联强调,提名委员会的设计,目的就是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和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资料图片

  大公网4月20日讯(记者 吴维思)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莫树联昨日在港台节目《香港家书》中表示,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由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目的是保持及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莫树联又表明“公民提名”是违宪。他举例指,如有一条法例要求法官推荐委员会确定公民提出的人选,并必须推荐这些人选给特首委任为法官,这法例将与基本法第88条有所冲突,因此违宪。同样地,基本法第45条订明,行政长官须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委会提名,任何机构都不可立例,将提委会提名或不提名候选人的权力拿走,令提委会名存实亡。

  资深大律师莫树联上月在由基本法推广督导委员会主办的“回归基本法──普选行政长官”研讨会上发表演讲,以狩猎牌续期和乌干达死刑覆核两个案例说明“公民提名”、“政党提名”不合宪,引发广泛讨论。莫树联昨日又在《香港家书》中分享他对为何一定要有提名委员会的看法。

  莫树联指出,基本法第45条列明,行政长官须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他认为,这规定的背后,其实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莫树联强调,提名委员会的设计,目的就是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和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保生活方式50年不变

  他指出:“提名委员会,能让有广泛代表性的不同界别,在选举行政长官这重大事情上,发挥它们一向在香港政制发展歷史当中所发挥的功能,就是保持基本法第5条所提‘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更重要是,确保第5条所讲:‘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

  有些主张“公民提名”的人称,要提名委员会必须确定公民提名,可符合基本法第45条“按民主程序提名”的原意;而只要立法会立法订明,便可确保这一做法不受到司法覆核的挑战。而莫树联认为,这个论点是不对的。他引用基本法第88条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

  基本法具凌驾性

  莫树联指出,假如有一条法例,要法官推荐委员会必须确定公民提出的人选,必须推荐这些人选给特首委任为法官,这条法例将是“违宪”的。

  莫树联强调,基本法是有凌驾性。所以任何立法会通过的法例,都不可以和基本法有冲突。基本法45条,将提名或不提名一个候选人的权力,交予提名委员会,就等于88条,将推荐或不推荐一个法官人选的权利,交予法官推荐委员会一样。“那么其他机构(包括立法会),都不可立一条法例,将委员会的这个权利拿走。令提名委员会名存实亡。这原则其实是与普通法里的酌情权不受束缚的道理一样。”

  莫树联:我们为何须要有提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委员

  基本法委员会成员兼资深大律师莫树联,昨日在香港电台发表题为“我们为何须要有提名委员会”的《香港家书》,全文如下:

  阿Man:

  谢谢你的来信,与我分享你上个月参加了“回归基本法”研讨会后的一些感想。特别是,你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提名委员会。就算是一定要有,为什么不可以用公民提名的方法提名特首候选人,让市民进行普选。

  你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有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基本法里面的第45条说明,行政长官是须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但这规定的背后,其实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在九七回归之前,香港人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在回归后,香港不再实行以前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再享有以前的生活方式,恐怕被共产党管治。因为这些忧虑,很多人在九七之前都已移民外地。有见及此,设计基本法的人在基本法的第一章第五条便这样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当然,这个保证,不可以只是空谈。正如上诉庭在近期一宗关于外佣住满七年可不可以成为永久性居民的判词里这样解释:

  “基本法的一个中心主题是延续,让主要的社会结构和制度平稳过渡,并得以保全。所以基本法里充满?有关延续的标记——例如保全原有生活方式的第5条,保留原有法律的第8条,保全原有司法制度和其他系统的若干条文。而且序言也提到要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在2009年一宗名为“陈裕南”的案件里,有人挑战立法会条例容许用公司票选功能团体代表的制度,被上诉庭判败诉。主要原因,是上诉庭认为,从80年代起的香港政制歷史来看,这制度容让香港主要的社会,经济,职业和其他界别所有代表,让不同界别的利益得到充分的考虑。目的就是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和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提名委员会的设计,是与我刚才提到的基本法条文和案例一脉相承。套用上诉庭的说话:“这制度……(的)目的就是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和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你听到有些主张公民提名的人说:“要提名委员会必须确定公民提名,既可符合第45条‘按民主程序提名’的原意,又十分合理和合乎比例(因为提委会还可以在公民提名以外提名其他候选人)。只要立法会立法订明,便确保这民主的做法,不受到司法覆核的挑战。”

  让我举一个例子,你便立刻明白这个论点是不对的。基本法第88条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假如有一条法例,要这个法官推荐委员会必须确定公民提出的人选,必须推荐这些人选给特首委任为法官,你认为这法例符合宪法吗?

  我想就算你不是律师,也可毫不犹疑地答是“违宪”。你的答案是对的。但为什么是“违宪”呢?原因很简单,正如我在研讨会上所讲:基本法是有凌驾性。所以任何立法会通过的法例,都不可以和基本法有冲突。基本法45条,将提名或不提名一个候选人的权力,交予提名委员会,就等于88条,将推荐或不推荐一个法官人选的权利,交予法官推荐委员会一样。那么其他机构(包括立法会),都不可立一条法例,将委员会的这个权利拿走。令提名委员会名存实亡。这原则其实是与普通法里的酌情权不受束缚的道理一样。

  更深一层的意义,就是提名委员会,能让有广泛代表性的不同界别,在选举行政长官这重大事情上,发挥它们一向在香港政制发展歷史当中所发挥的功能,就是保持基本法第5条所提“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更重要是,确保第5条所讲:“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这不单是指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而是任何其他地方(比如欧洲)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都要确保不能在香港实施。让你和你的子女,能长久地享受香港一如既往的繁荣稳定。

  这不是大家都冀望达到的目标吗?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