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骏龙的博客

我回来了

 
 
 

日志

 
 

“港独”言行已越过“言论自由”底线  

2015-02-15 20:5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港独”言行已越过“言论自由”底线 - 骏龙 - 骏龙的博客
 特首梁振英上月宣读施政报告时,点名批评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鼓吹港独。

  香港反对派政客的虚伪与无知,在“港独”一事中表露无遗。《学苑》刊发“港独”专刊,特首作出批判,反对派扛起“言论自由”大旗群攻后者,在他们口中彷佛言论自由可以毫无边界、可以任意为止。但言论自由必须有其限制,这是普遍的常识,谋求分裂一个国家显然已经越过了底线。鼓吹“港独”或许不一定会落实为实际行动,也不一定会造成“即时的他人伤害”,但过激的“港独”行为对整个社会的恶劣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以极其幼稚的“言论自由绝对论”掩盖“港独”对香港社会造成的破坏,手段并不高明。

  国际公约有清晰定义

  过去多日来,立法会辩论施政报告致谢动议,反对派集中火力攻击特首梁振英批评《学苑》是打击言论自由、是极权专制;又称特首没有这种批评他人的言论自由。如果从政治对抗的角度去看,反对派这种做法,更像是在替“港独”扫除前期的障碍,以便日后“正式”在选举中提出这类主张。反对派是否真的如此想和做,需要日后来印证。

  暂且抛开反对派的背后用意,当前有两个问题需要讨论:一,《学苑》鼓吹“港独”是否受言论自由的保护?二,而特首批评“港独”又是否有这种言论自由的权利?

  对于第一点,香港显然是一个的“例外”。任何国家都有保障国家领土完整的严格法律,香港纵然已回归,但在“一国两制”之下,此法暂仍“缺位”,因此在没有相关法律之下,莫说鼓吹“港独”,就算正式成立一个“港独党”,只要他进行社团或公司注册,也不违反法律。因此,《学苑》于当前情况,它没有违法也享有这种“自由”——但显然这是不符合“国际标准”的。

  反对派常引用联合国制订的法律,那么让我们看看这些法律对“言论自由”是如何规范的。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2.人人有表达自由……。3.本条第2款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殊义务及责任,因此得以限制,但是这些限制必须由法律所规定的并且为下列所需:(1)尊重他人权利或者是名誉;(2)保障国家安全或者是公共秩序,或者公共健康或道德。”第20条规定:“1.任何鼓吹战争之宣传,应以法律禁止之。2.任何鼓吹种族、民族或宗教的言论,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禁止之。”

  再看《欧洲人权公约》,其第10条所列举的限制言论自由的事由更为详细,包括保障国家安全、领土完整或者公共安全的利益,防止混乱或者犯罪,保护健康或者道德,保护他人的名誉或者权利,防止秘密收到的情报的泄漏,维护司法官员的权威与公正,等等。而规定言论自由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的宪法大多都说明了这一权利的相对性。  

  以上这些“国际惯例”、“国际标准”已经十分清楚地写明,鼓吹民族主义、分裂国家的言行,都应当通过法律禁止。诚然,根据米尔《论自由》的理论,只要言论没有落实到行为,只要言论没有对他人造成实质伤害,便不应当被“限制”其自由。问题在于,这种观点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已经屡被修正,且在实际上的司法实践中被具体案例予以有条件的否定。

  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曾经在实践中发展出来的标准为例,不论美国的法律、政治或社会学者常提及如下对言论自由作出限制的原则:恶劣倾向原则(bad tendency),直接煽动原则(direct incitement test),明显且即刻危险原则(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test),优先地位原则(preferred position test),逐案权衡原则(ad hoc balancing test)等。日本和德国的法院更是发展出了一些更加明确的原则,例如公共福祉原则等。

  这些规定已经说明,即使一些言论没有实际行动,但并非意味着它便拥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便可以肆无忌惮。《学苑》鼓吹“港独”,其负责的编辑也亲口承认“支持港独”,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符合“直接煽动原则”。而身为特区的主要负责人,梁振英提出批评,指正其错误,不仅不会对言论造成任何损害,相反如果他不这么去做才是严重的失职行为。

  挑战中央容忍底线

  昨晚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回应反对派时指出,《学苑》主张“港独”与学术自由无关,社会对于错误主张不应视而不见,否则会严重破坏中央和特区政府的关系。她又说,特首其中一项职务是执行基本法,特首有责任提醒社会违反基本法的言论。

  一个良性发展的社会,必须有起码的共识。如果说《学苑》的“港独”思维仍然停留在“纸张”,那么其他的“港独”团体已经是在用实际行动去作出“实践”。当香港仍无国家安全法时,“港独”这些言行纵使没有“违法”,却是在挑战中央的容忍底线。当中央没有选择而必须要作出维护国家安全之时,则不仅是“港独”鼓吹者的末日,“极端的言论自由”更会像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最后挽歌。大是大非面前,焉能如此糊涂?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